反转?已故举重冠军妻女被质疑诈捐百万,名下5套房,隔空喊话:算账你算得过我

两个月多月前的东京奥运会期间,中国举重队豪取7金1银时,赛场外,另外一条跟举重相关的新闻悄然抢占了热搜。

7月26日,已故举重运动员才力的女儿才巾涵发了一条微博,自曝母女二人无钱治病的窘迫生活,又一次将矛头指向了体制,“政府也好,体委也好,让人寒心哪!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尘封多年的往事又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。2003年,曾经获得40多个全国冠军和20多个亚洲冠军的才力,因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去世,年仅33岁。

人生的最后四年,才力一直在辽宁省体院当门卫,离世的那一天,家里只剩300元钱,还欠着800元的外债。2003年6月19日,《南方周末》刊载了李海鹏的报道《举重冠军之死》,将才力的悲剧赤裸裸地展示在世人面前。

曾经为国家赢得荣誉的“亚洲第一力士”,以这样的结局收场,让人唏嘘不已。才力去世时,女儿才巾涵还不到3岁,从小没有父爱,与母亲刘成菊相依为命,又相继患病,她们的遭遇值得同情。

18年后,面对才巾涵的求助,网友却很难再有太多“同情”。网络上不少人质疑母女两诈捐,还有人网友晒出捐款记录,直言从未想过会“反转”。




还有网友发现,才巾涵在社交网络发布了向亲戚隔空喊话,涉及到房产纠纷的短视频,在视频里,才巾涵不仅口吐芬芳,还直接喊话:“你有什么勇气管我要房子?我们家差你啥?还让我还你钱,别搁这儿给我算账了,算账的话你能算得过我们吗?”

与平日里那个可怜、无助、贫困的形象相去甚远。

1998年,才力和刘成菊结婚,新房是辽宁省体院分的一室一厅,享受分房待遇的亚洲冠军级运动员只有才力一人。

按照当时的政策,成绩出色的运动员退役后可以推荐到地方工作,只需要进行一个走过场的面试。蜜月还没过完,才力接到省体院的通知,到沈阳市交通局报到。

出于对亚洲冠军的尊重,交通局的两个局长亲自面试,然而刚谈了几分钟,才力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,剩下两位局长面面相觑,这样的状态显然无法胜任交警的工作。

后来才力自谋职业,借钱买了一辆车,干起了出租,不过经营得并不顺利,一家人的生活没有什么起色。

1998年12月,才力因为高血压、高血脂症、高血黏度症、肾小球炎和呼吸暂停综合征等多种疾病入院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才力保住了性命,可是体重一下子增长到了150公斤。

事实上,才力的母亲是个非常瘦小的人,父亲可以说是健壮但绝不能称之为肥胖,从基因上来讲,才力本不应该成为一个非常胖的人。

过度的肥胖,和他整个训练体系息息相关,增肥不过是为了追求一个目标——举起更多的重量。

增重是有效果的,才力曾独霸国内举坛110公斤以上级冠军近十年,屡创亚洲纪录,在1990年亚运会上获男子举重无差别级冠军,登上事业顶峰,成为一代“亚洲第一力士”。

但为了增重养成的饮食习惯也一直延续到退役后:传说中他一顿饭要喝24瓶汽水,3斤饺子只当饭后零食吃。加上运动量减轻,他的体重直线飙升,对身体的伤害也日甚一日。

1999年末,《球报》发表了一篇关于才力的报道,引起辽宁省相关领导和辽宁省体院的重视。

后来,才力被安排到辽宁省体院保卫处担任门卫,享受干部编制,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的保卫处里,一共有六位亚洲冠军,两位世界冠军。

在保卫处,才力享受的待遇算是最好的,每月工资1200元,要知道当时沈阳市城镇职工的平均工资还不到700元,此外省体院还为才力捐赠了一台价值6800元的呼吸机。

2003年5月,才力突然去世。

去世时已经超过了360斤,以至运载他遗体的灵车都要临时换成加长加大型,而这个庞大身躯在烧化炉的烧化过程也长达100分钟,比一般人高出一倍的时间还不止。

他的母亲商玉馥后来回忆:“他死后第二天,我领亲友去太平间看他,门口等了不少记者要采访,我在太平间里想,我出去说什么呀?”

“我说我儿子冤?领导对他多照顾啊。我说不冤?我这么说出来,对不起儿子作的贡献、吃的苦头啊。”

“我后来打开窗户,从太平间的窗户跑了。”

同年6月,经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基金管理中心特批,才力家属获得了5万元的关怀基金,成为当年获批的唯一一例。

事实上,才力并不符合关怀基金的发放标准,时任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基金管理中心主任的魏雪平为此多方奔走。考虑到才力家庭困难,体育总局最终还是破了例。此外,辽宁体育局为才巾涵一次性提供了2万元的抚养费用。

而这只是母女二人接受捐款的开始。

2012年,距离才力去世已经过去近10年。刘成菊患上了乳腺癌,才巾涵瞒着妈妈在微博上求助。

“谁能帮帮我,我父母曾经是体育运动员,曾经为了国家付出那么多,现在没有人管了。我没有了爸爸,我不能在没有了妈妈,难道就没有人帮帮我吗?”

得知这个消息后,辽宁省体育局为刘成菊提供了7万元的医疗费用,其中5万元来自《老运动员关怀基金》的拨款。

在网友的建议下,刘成菊的银行卡号出现在微博上,除了体育局给予的7万元,这次求助募集了20万,同时解放军四六三医院对刘成菊进行了免费医治。

五个月后,经网友建议,刘成菊的银行卡号又被贴在了微博中。

2015年,才巾涵在微博中称“妈妈姥姥下楼非常困难,我们不想死在楼上”,请求辽宁体育局为她们购买一楼的房子提供帮助,并回复替她说话的网友“是啊,现在都没有人管了。”

2016年,才巾涵被确诊为甲状腺癌,2017年在轻松筹上发布筹款项目。

辽宁省体育局第一时间召开通气会,当场表示向刘成菊母女提供10万元的拨款,其中3万元来自《老运动员关怀基金》拨款和内部捐助,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中心提供了3万元,另外4万元来自国家举重队的捐款。

按照规定,刘成菊和才巾涵此前已经接受过一次老运动员关怀资助金,原则上不再进行第二次资助,然而这一次辽宁省体育局仍然进行了特殊照顾,如辽宁省体育局办公室主任王海生所说:“在政策上,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。”

对于上级部门的援助,刘成菊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感激之情:“政府对我们一直都是特别照顾,只要知道了消息,都会特别及时地慰问,给一些金钱上的帮助。才力去世,我得癌症,孩子得病,可以说政府该做到的都做到了,我心里特别感激。昨天体育局的领导还送来了10万块钱。”

然而这次筹款项目引发了巨大的争议,一开始才巾涵在轻松筹上发起的筹款数额高达60万,一些网友质疑,治疗甲状腺癌并不需要如此高昂的费用。

作为回应,才巾涵在微博上写道:“筹款写60万,我也不知道我的手术前后是多少,但是我知道妈妈为了我,才45岁的年轻妈妈身体已经这样,我知道妈妈为了给我看病自己放弃看病吃药。我知道,已经没有爸爸的我,不能再没有妈妈了。就是我筹款写多了,难道剩下的钱,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这个善良的妈妈吗?”

由于筹款金额过高,才巾涵在轻松筹的项目没有通过审核。

轻松筹方面认为,筹款金额设置为15万比较合理,考虑到才巾涵的后续治疗以及肥胖并发症的情况,经过沟通后,筹款金额调整为20万。不到两周的时间,才巾涵筹齐20万,申请提现。

为了平息风波,刘成菊母女在沈阳专门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。对于60万的金额,刘成菊给出的解释是女儿太小不懂事。


“我女儿也很委屈,之前确实和朋友打听过,这个病在北京的治疗费用要六十万。她还想着自己手术后也能给我治治病,如果还能有点剩余的话,够我们开个小买卖,够自己生活,也省得总麻烦社会了。”

2018年至2020年间,才巾涵在术后依旧受过度肥胖的困扰,长春医院为她免费提供了减肥疗程,全力帮助她恢复健康。

才力离世的18年里,刘成菊和才巾涵母女陆续接受的捐款超过百万,从地方政府、体育局到社会各界,从来没有无视过她们的求助。

然而,才巾涵并没有满足于此,多次以生活困难,无钱治病为由,在网上发起募捐。每次募捐完成,还不忘记炮轰体制。多次将矛头指向体制,煽动情绪。

在遭到质疑后,母女二人更是把怒火集中到了为她们捐款、帮她们引流的网友身上,指责“你说话丧良心”,对要求公布捐款明细的网友无理取闹:“我没钱就管你要,所有发票我都给你开”。

今年奥运期间,她又一次炮轰了体制,并晒出了银行卡号,呼吁网友不要向支付宝账户里打钱,因为手续费高,不方便提现。

接受如此大量的捐款,才巾涵几乎从未公布过使用明细,只有一次晒出身体检查的费用,共计259.78元。相反,她曾亲口承认将收到的100多万捐款用于母亲的治疗、日常生活以及创业,并还完了房贷和信用卡。

面对日渐汹涌的质疑浪潮,才巾涵发表不会退钱的声明后,隐藏了微博所有的内容,只剩下刺眼的认证说明——已故举重冠军才力的女儿,以及一条意味深长的点赞博文。


多年以前,李海鹏这样解读才力陷入的人生困境:

“才力从小生活的、适应的、喜欢的那个世界就是举重那个小世界,退役后他曾经喜欢的这个小世界突然不见了,自己突然间跟那个小世界完全没有关系了,这种不适应,再加上运动员生涯留给他身体上的创伤,脱离了举国体育体制之后却没人对他负更多的责任,导致了他的悲剧命运。”

然而对于无辜的才力而言,死后18年依然不断以这种方式被人不断提起和消费,也许才是更大的悲剧。

注:文中部分资料截图来自微博网友:“萤火星星球official”整理

手机足球比分 赛程直播网 足球比分直播 足球比分直播 NBA直播 竞彩足球 广州恒大视频直播 资讯 JRS直播吧 直播